上文游戏真的只是游戏吗?从投壶千年历史,谈儒家思想统御之道,我们初步谈了统治者为了自身稳定和江山永固,希望人们在玩游戏过程中,懂得礼教、懂得忠孝仁义。当儒家思想逐步成为统治思想后,这种意识更加明显。

以“击壤”游戏为例,就可以看出:统治阶层是如何规整民间游戏的。“击壤”其实就是老百姓在闲暇之余击打“土块”,这种行为现在的我们还经常做呢,拿块石头去击打远传的土块儿,平时的“打水漂儿”也是类似思想。

“击壤”的土块儿后来随着逐渐流行有了各种击打规矩,因为流行逐渐上传到统治阶层。土块逐渐变成木块、石块,形状也由块状变成各种形状。到了三国时期,儒士们便以击打形式木鞋的方式玩类似游戏。

到了唐朝,击壤这种游戏被儒家利用向高级的形式发展,形成了一种室内球类活动。而且,随着儒家思想的推进,儒家理念也融入这种游戏。这种游戏类似于今天的保龄球。这种游戏被称为“十五柱球”。

这十五根笋分为两大类:一类通体涂为朱色,分别刻上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等字,共十根;这十个字中的“仁义礼智信”是董仲舒提出的“五常”,韩愈把“五常”称为“五德”并扩展为“十德”,是儒家知识分子要具备的十种品德。

另一类涂以墨色,分别刻以慢、傲、佞、贪、滥等字,共五根。那么,这五个字也是儒家知识分子必然要戒备的五种性格。

比赛时,将十五根笋立在平坦的场地一端,参加者在另一端,用专用木球去击打另一端的木笋,以击中朱色笋者为胜,以击中墨者为负,最后击倒朱色木棍多的人获胜。至于具体玩法儿,没必要介绍。我们只需要了解:类似于今天保龄球这种形式,在世界各地都曾经广泛流行过。

但在中国被渗入游戏中,人们看着这15根靶子,其潜移默化中,就会对“十德”“五恶”有着一种教化。百姓习之利于民间统治,儒士习之利于朝堂统治。说到这里,相比有的朋友会觉得,这和现在的保留球很类似呀。我们不妨称其为“唐朝的保龄球”。

马光光认为投壶是一个很重要的“礼节”,大家都通过这些礼节摆正自己的位置,玩好投壶不但可以陶冶情操,修身齐家,还可以观察忠臣为国选材。按照他自己的说法就是“夫投壶可以治心,可以修身,可以为国,可以观人”。关于投壶的演变历史详见“游戏真的只是游戏吗?从投壶千年历史,谈儒家思想统御之道”一文。

所以,他对投壶进行了全方位的改革,并在1072年上书《投壶新格》。自此,元明清时期的投壶就开始按照司马光制定的规矩开始投了。

在《投壶新格》中,取消了各种好看地投壶方法,司马光认为好看的这些投法动作飘忽不利于“中庸”之道。例如投壶有的人为了好看就想跳舞一样,翻滚、条约,司马光认为这种投法不利于国家官员形象、儒生形象,废除。还有些算分的规矩则有“耍赖嫌疑”,按他的说法就是:侥幸之胜、颠倒反复等等。因此,这些算法一律去除。

司马光不仅改革了投壶游戏,他是位超级玩家,还对中国象棋进行了革新。后来人们将其改革的象棋称为“七国象棋”(战国七雄:秦齐楚赵魏韩燕)。

司马迁改革投壶和中国象棋后,统治阶层非常重视不断地给予推广、宣传,玩法教材更是印刷出版。“七国象棋”更是流传到朝鲜半岛和日本,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儒生们的娱乐活动。然而,时间长了人们觉得“不好玩”便渐渐遗忘了。特别是七国象棋根本没兴起。

投壶的“司马氏玩法”在统治阶层一直到明清都在宣传、推广,但在实际游戏中,并没有多少人按照他的方法去玩儿,仍然是“越好玩的方法越流行”。

其实,司马光的做法乃至整个儒家守旧阶层都忘了根本——你的治国能力、方式才是根本。游戏只是游戏,想太多了、束缚太多了,既遮蔽了游戏的本质,又毫无作用。因为,人可以不玩游戏,但不会轻视统治者对自身利益和思想的伤害。

司马光在政治理念上属于儒家保守派。他希望通过整顿投壶娱乐,让儒士们更加遵守儒家“思想规矩”。然而,司马光的改革真的有用吗?最终,司马光并没有挽救北宋,其死后41年北宋灭亡。

其实这一切可以归结为一句话:老百姓玩游戏的目的很简单,就是好玩儿,有些人呀,千万别想得那么复杂。但是游戏太好玩了也不好,例如电子游戏。既耽误工作、学习,又耽误生活,还有害身体健康,更有甚者成为一种精神。因此,游戏还是回归自己的本原——休息比较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