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4年的秋天,北京师范学院迎来了新一批的毕业生,这些青年学子宛如刚刚破壳的雏鹰,迫不及待想要在社会上大展宏图。

当然,毕业的第一步就是找工作,对女孩子来说,在那个年代找一个踏实稳定的工作并不容易。在众多毕业生中,一个名叫王海容的女大学生格外引人注意。

就当同宿舍的室友都在为未来发愁的时候,她竟然接到了一份来自中央的委任,国家领袖亲自作出指示:王海容毕业后,立刻招她来外交部工作。

一个刚毕业的女大学生,就接到了中央的委任,还是毛主席亲自要求的,不少同学都羡慕坏了,可当事人王海容却皱紧了眉头,对她来说,这是一场万分艰难的考验……

从小就在自由玩耍的王海容,有一个不同凡响的父亲,他叫王德恒,是王季范先生的独子。

当年王季范亲自找到徐特立,要求对方带王德恒前往延安参加抗战,为革命奉献出一份微薄之力。

没多久,王德恒就奔赴延安,这一年,王海容还不到两岁,弟弟王起华尚在襁褓之中。

得知是王季范的儿子,批准王德恒留在延安工作,后来又在弟弟毛泽民的介绍下,王德恒加入了中国。

抗战后期,王德恒跟随南下支队回到故乡湖南,以学校教员的公开身份从事地下活动,结果不幸被特务杀害,年仅30岁。

王德恒牺牲的消息很快传回了延安,知道后悲痛万分,不知该如何将这个噩耗告诉王季范,再加上当时特殊的形势,为了保护王季范,只能将这个消息隐瞒了下来。

一直到1950年,王季范带孙女王海容、孙子王起华来到北京,王家人才知道王德恒牺牲的消息。

在,热情接待了王季范一行,酒足饭饱后,看着年纪古稀、头发花白的表兄还要辛苦抚养两个年幼的孩子,不禁红了眼眶,他将王海容、王起华抱进怀里,哽咽着对王季范说道:“你把德恒交给我,可我没有照顾好他,自当难辞其咎啊!”

这个时候,王季范才知道了儿子牺牲的消息,一时间老泪纵横,赶紧安慰道:“你要多多保重,还要照顾好德恒的一双儿女,他们是烈士遗孤,有什么困难可以找我,我们是一家人……”

就这样,王季范定居在了北京,王海容从小就在快乐长大,别人梦寐以求想要见到的、周恩来等国家领袖,王海容不仅能天天见到,甚至还可以和毛主席一起玩耍。

有一次,周恩来、等领导人在毛主席家中聚会,一般孩子看到这么多国家领导人难免会有些害羞,没想到王海容一点不害怕,自己在院子里玩热了就跑进屋子拿苹果吃。

王海容一边吃着苹果,一边看等人聊天,突然,毛主席慈祥地问王海容:“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我叫王海容,我爷爷是王季范,我爸爸叫王德恒,我还有个弟弟叫王起华。”说完,王海容就一把把弟弟拉过来,推到了毛主席面前。

王海容坐在腿上,噘着嘴问道:“主席公公,我给你写信你怎么不回我呢?还有我要的篮球也没给我呀!”

不一会儿,李讷跑进来了,看到屋子里这么多人,李讷瞬间羞红了脸,王海容见状立马站到地上,拉着李讷的手就去外边玩了。

李讷内向害羞,王海容外向开朗,虽然两人性格完全相反,但还是因为共同的兴趣爱好成为了好闺蜜。

随着时间的推移,王海容逐渐成长为一位妙龄少女,此时的她已经成为了毛主席家的“编外成员”,不仅可以自由出入,还时不时在丰泽园小住一段时间。

在的影响下,王海容偏爱朴素大方的打扮,性格也非常随和亲切,兼具书香气质,举手投足间都有一种寻常少女少有的从容端庄。

也许是因为王海容特殊的出身,一直很关照这个懂事的女孩,经常让王季范带王海容来小聚。

有一次,三人在家中闲聊,主席关切地问道:“海容,你中学快毕业了吧?”

点点头,问她有没有什么打算,王海容不好意思地挠挠头,红着脸说道:“主席公公,我还没有想好呢!”

“可我的学业平平,不一定考得上,眼下国家培养一个大学生要花不少钱呢,如果考不上,我就去当工人……”

听到这话,高兴极了,转头对一旁的王季范夸赞道:“九哥,你生了个好儿子,又养了个好孙女,你看看,海容这个年纪,就开始忧国忧民,这很了不得!”

王季范连忙谦虚地说道:“润之老弟过奖了,海容缺点不少,还得你多多教育。”

“哈哈,自家人说这些话生疏了,海容啊,主席公公这的大门一直朝你敞开,只要你想来就来!”

1957年的夏天,王海容不幸名落孙山,平日里王海容的成绩虽然不算好,但考个大学还是没问题的,但是到了高考考场却因为紧张而发挥失常,成绩非常不理想。

当时,刚好全国刮起了“大建设”的风潮,无数年轻人前赴后继进入工厂,成为一名为国家奉献的建设者,在这种氛围的影响下,高考失利的王海容成为了化工厂的一名女工。

面对家人的阻拦,王海容倔强地说道:“我未来要成为中国的‘女门捷列夫’!”见孙女如此固执,王季范也不好再阻拦。

像王海容这样刚进入工厂的学生,必须要先当一段时间的“学徒工”学习技术,王海容不愿意因为自己的身份而被特殊对待,因此在入厂的时候特意隐瞒了一些家庭信息。

像她这样一没经验、二没学历的学徒工,刚进入工厂的时候一个月只有18元的工资,包吃包住,每天还能喝一杯牛奶。

只是每天上班都必须穿着厚厚的防护服,防止化学物质对人体产生不良影响,这一年的夏天也格外炎热,每次脱下防护服,王海容都像是刚从水里捞上来般,全身都是汗。

1960年12月,《中国青年》杂志上刊登了一篇徒工王波撰写的文章《我的经验》,主要讲述一个年轻的女工人在工厂劳动的心得体会,谁都没想到,这篇文章竟然是王海容写的,而且还是毛主席亲自修改的。

当时,《中国青年》杂志社注意到了高考落榜后选择进入工厂的王海容,他们希望王海容可以写一篇文章,说服那些害怕吃苦的年轻人勇敢投身于“大建设”的时代洪流之中。

王海容二话没说就答应了,熬了好几个通宵,洋洋洒洒写了好几页,就当她准备把稿件交给杂志社的时候,突然想到了毛主席,王海容决定让毛主席帮自己把把关,修改修改稿件。

没想到,毛主席这一修改就是两个月的时间,王海容不禁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写得太差了,主席公公都不愿意帮自己修改呢?

10月的一天,毛主席突然通知王海容去见面,两人一见面,就拿出了那叠厚厚的稿件。

在稿件的第一页上,写了两行大字,第一行是“我的经验”,第二行是“徒工王波”,王海容有些好奇地问毛主席这是什么意思,毛主席解释“王波”是她的笔名,“徒工”是她的身份。

王海容没想到主席竟然还给自己起了一个笔名,“波”和“海”相通,看似随意的笔名其实主席下了不少心思。

随后,毛主席将稿件递给了王海容,自己拿起了桌上的一根香烟,王海容见状立马划着一根火柴,给主席公公点烟,随后毛主席开始细细讲解自己修改的内容。

王海容一边听主席讲话,一边偷瞄了主席几眼,那个在她记忆里高大魁梧的主席公公如今也多了几缕白发,脸上也增添了几道皱纹,她在心中许愿:时光时光慢些吧,别再让主席公公变老啦!

讲解完后,王海容接过稿子,瞬间大吃一惊,稿纸上的所有空白处都密密麻麻写满了毛主席的修改意见,百忙之中的毛主席竟然还花费这么多时间和精力帮自己修改文章,王海容顿时觉得既惭愧又后悔。

她开始后悔自己的选择,后悔辜负了毛主席的期望,后悔自己没有选择继续学业成为一个对国家更有用的人。

从下午三点到五点,整整和王海容谈了两个多小时,两人从工厂聊到了学校,从劳动聊到了思想,等王海容从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夜幕降临、万家灯火。

两年后,幡然醒悟的王海容离开了工厂,潜心修学,这一次她成功考上了北京师范大学俄语系。

孙女考上了大学,王季范高兴极了,赶紧将这个好消息告诉毛主席,主席也为此感到万分高兴。

因为经历过工厂的磨练,王海容比同宿舍的女生更加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大学四年的时间里,室友经常结伴去学校周边游玩,唯独王海容,像是独行侠般整日泡在图书馆,即便是距离温暖舒适的爷爷家只有几百米,王海容也没有回去过一次。

王海容没有让主席公公失望,大学四年时间里,不仅凭借自己的努力取得了优异的专业成绩,还熟读了大量哲学、文学、数学、历史等方面的书籍,甚至还在俄语的基础上,自学了英语、法语、德语等多国语言。

1964年,王海容以优异的成绩从北京师范大学毕业,对所有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社会是一个既神秘又充满了无限可能的地方,所有青年都像是刚破壳的雏鹰般期待在社会上大展宏图。

王海容也不例外,在即将毕业的时候,她就和同宿舍的女孩子一起四处找工作,在那个年代,女孩子想找一个踏实又稳定的工作并不容易。

在经历过两年的工厂生涯后,王海容意识到当一名工人并不能为这个国家贡献多大的力量,必须要找一个能让英雄有用武之地的岗位,才能为国家做出更大的贡献。

就在王海容为前途而纠结的时候,一封来自中央的委任状交到了她的手上,亲自作出指示:“王海容毕业后,立刻招她来外交部工作。”

得知王海容能进入外交部工作,同学都羡慕坏了,一般师范大学毕业的学生能成为一名人民教师就已经是很不错的选择了,对王海容这样学习俄语专业的学生来说,即便是当上人民教师,也不能教授本专业的科目。

没想到自己一毕业就走了“后门”,王海容心里多少有点不是滋味,她知道这是主席公公对她的关心和照顾。

接到委任状后,王海容立马被派到了北京外国语学院学习英语,亲自找来自己的英语老师、章士钊的女儿章含之为王海容“开小灶”,每周补习两次英语。

在北京外国语学院学习的这段时间,王海容发现了学校的一些问题,她将自己的意见以信件的形式传达给了:“……学院在改革的某些具体做法上仍然存在偏差,我认为如果不及时纠正,那么将影响到学生全面接受知识。”

看过王海容的信件后,立马转交给了当时负责文教工作的国务院副总理陆定一,还亲自写下一段话赞扬王海容:“此人叫王海容,是个女孩子,是人民代表王季范的孙女,也是我的外孙女,如果你想找她谈谈,可以叫徐业夫送她过去。”

一向不愿意搞特殊,但是在王海容这里,不知道搞了多少次特殊,这不仅仅是因为王海容烈士遗孤的身份,还因为毛主席对她的欣赏和关怀。

在北外学习的这段时间,经常找王海容谈话,有一次,主席聊起了自己对教育改革的看法,说了一段“惊世骇俗”的言论,他认为学校应该允许孩子多多发展课外兴趣,也不应该用考试成绩去衡量一个孩子的好坏,这些观点在我们如今看来不算什么,但是在当时那个年代,毛主席的这段话算是极其超前了。

听到这些话,王海容被震惊得合不拢嘴,这和她从小接受的教育完全不同,而这些话真正的含义,一直到王海容晚年才明白,在那个时候,她才意识到毛主席的思想有多大伟大和超前!

1965年11月,王海容终于结束了在北京外国语学院的进修,正式进入外交部,从此开启了她一代外交部女王的生涯。

进入外交部的这一年,王海容已经27岁了,不过在人才济济的外交部,她只是一个排不上号的年轻后辈,办公室里前辈都亲切称呼她为“小王”。

和王海容一样同为后辈的还有唐闻生,唐闻生出生于纽约,比王海容早半年进入外交部,年纪比王海容还要小,当时在翻译部门担任英文翻译。

五年时间里,王海容在外交部平步青云,虽然职位没有很大的提升,但是其活动的权力已经等同于高级干部了。

等到1970年的夏天,周恩来直接提名委任王海容出任外交部礼宾司负责人,过了不到一年时间,王海容就当上了礼宾司副司长,第二年直接被升任为外交部部长助理,1974年,王海容当上了外交部副部长,这一年的她只有36岁。

当时王海容经常出现在电视荧幕上,毛主席接见外宾的时候,十次有九次她在场,几乎每天都可以在报纸的头版或者电视的黄金时段看到王海容活跃的身影。

那个时候她留着一头利落的短发,戴着一副白边眼镜,白净娟秀的脸庞,总是得体地站在毛主席身后,浅浅地微笑着。

周恩来曾当过一段时间的外交部部长,因此王海容曾直接在周恩来手底下工作过,深受周总理事必躬亲的工作态度影响。

只要是由她负责的任务,她都会仔细过问,争取做到不在任何一个环节出现纰漏。

等到1984年的时候,王海容当上了国务院参事室的副主任,来到参事室后,王海容依旧不忘周恩来认真严谨的工作作风。

当时参事室要安排几位参事与一名美籍华人女士交谈,座谈会开始前,王海容特意组织工作人员将会议室、休息室等场所打扫得一尘不染,之后还亲自到各处进行检查。

离开前,王海容走进了洗手间,发现抽水马桶上还有一些斑斑点点没有擦干净,在众多工作人员的注视下,她直接拿起一块抹布自己擦了起来,没有表现出半点的嫌弃,反倒是身后的工作人员臊红了脸。

在外交部工作的这些年,王海容始终保持湖南妹子独特的“辣味儿”,不论在什么年龄段,依旧雷厉风行、事必躬亲,许多年轻后辈都以她为榜样,学习她的工作态度和作风。

王海容一生未婚,工作人员难免有些好奇,纷纷问她为什么不结婚,可王海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时间一长,难免传出一些流言蜚语。

其实,王海容一生不结婚,是因为她总是在错过合适的缘分,上大学的时候,虽然有机会谈恋爱,但是王海容一心只想学习,天天泡在图书馆,几乎没有和男孩子接触的机会。

后来进入了外国语学院进修,肩上负担着沉重的学习任务,王海容更没有心思谈恋爱了。

等她正式进入外交部后,很快就来到了事业的春风期,像她这样优秀的女孩又有多少人能配得上呢?尽管王海容的择偶条件并不高,却也一直没有遇到自己的真命天子。

晚年的王海容虽然没有结婚,但她拥有一个热闹欢乐的家庭,弟弟王起华夫妇和孩子们,还有母亲肖凤林,都和王海容生活在一起。

王海容的家就在旁边,曾经是某外国使馆的一部分,如今成为了王海容一家栖息的小窝,王海容忙完工作后就会回家给母亲做饭吃,一起读读书、看看报,十分悠然自得。

2017年9月9日,这位曾经叱咤外交部的一代女王因病与世长辞,享年79岁,和毛主席一样,王海容也是9月9日去世的,这一天注定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日子。

对普通人来说,王海容的一生值得无数人羡慕,从小就在玩耍,还能接触到那么多历史伟人,但是对王海容自己而言,这一生都在不断督促自己进步,毛主席对她的关怀和厚爱,成为了王海容最大的前进动力!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